大學生校內網移動版
> 資訊中心 > 自媒體 >正文

從公交車讓座問題談道德

文章《從公交車讓座問題談道德》由作者魏長青投稿、自媒體欄目編輯于2018-04-22 23:22:45收集整理發布,希望對你有所幫助,如有錯誤請及時反饋。

先給大家講一個小故事。

那次大學開學,我提著兩大箱行李回校(其中一只滑輪壞了,兩只都接近十公斤)。從車站轉公交車,公交車要搭一個多小時。車上大多都是提著行李回校的大學生,我上車時只剩車門邊上一個空座了,我就在那坐下。

才過了一站,上來好幾個人。其中一個大伯,站在我旁邊,盯著我隔壁一個看起來也是大學生的妹紙,不停的裝咳嗽,他想干什么大家都猜得到了吧。

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妹紙突然轉過來對我說:“同學,這位大伯有點不舒服,給他讓個座好嗎?"

我當時徹底懵了,這鍋甩的可真夠漂亮的,敢情你不想讓座就可以讓別人替你讓座了?! 大伯這時也轉向我,一臉快點讓座的表情。

我對大伯說:“我的腳被行李夾住了,能幫我提一個嗎?"這大伯也好騙,馬上移開我那只滑輪壞了的行李箱。我向大伯道謝,又馬上對妹紙說:“大伯那么健壯,用得著讓座嗎? 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泵眉堫D時捂著嘴偷笑,而大伯臉都黑了。。。(故事來自知乎)

今天我們就來談一談讓座這個極具中國特色的話題。

日常生活中我們或多或少接觸到相似的情景或瀏覽到關于公交車倚老賣老方面的資訊,若是出行游玩,一身輕松的年輕人給大爺大媽讓個座,這無可厚非?蛇有很大一部分年輕人,他們可能是因為兼職,在餐廳值一天班的大學生;因為實習,在公司受了一天委屈的應屆畢業生;正式工作,累的像條狗的上班族;故事里的男主充滿智慧,反將大爺一軍。而更多時候我們因為要堅守尊敬長輩的傳統美德,亦或是迫于長輩們的暗示,不得已起身讓座。而我們的大爺大媽們,他們往往很是悠閑地在被年輕人讓的座位上談笑著西邊公園的麻雀不如南邊小路上的鴿子討人歡喜。

有時候我們需要反思一下,這種苦逼地委屈自己,讓長輩們刷著免費卡享受著VIP專屬的事情,是社會對老年人真誠的敬意嗎?在美國,公交車上年輕人給老人讓座,老人會很不高興,因為這會讓老人認為“這孩子是在瞧不起我,看我年紀大,體質弱嗎?其實我身體硬朗著呢1反觀中國,太多倚老賣老,逼迫年輕人讓座的案例出現,或用道德暗示之,或用言語,甚至行動欺辱之。

最初的最初,讓座是一種美德,讓與不讓是我的權利,我讓得開心,有成就感,你坐得舒服,滿懷感激;不知為何,后來的讓座成了一種義務,甚至負擔。不讓,是我的自私,無情,道德有問題。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的嗎?是不是我們對于讓座的美德過于追捧,社會對于公交車上的老人(這里只是公交車上的哦)過于寵愛,以至于我們被道德綁架,同時也慣壞了公交車上的他們?

所以問題的關鍵在于我們自身,而不是責怪老人們的“傲嬌”。大多時候不是老人逼迫我們站起來,而是自己逼迫著自己,“大學生,這個時候,你該站起來了!

復旦大學的教授陳果老師在《好的孤獨》這本書中提到,“逼迫他人從善可謂是一種道德綁架,這不道德; 那么逼迫自己從善也就是對自己的道德綁架,同樣不道德。因為這種只是被迫無奈的服從,而不是心甘情愿的承擔。換言之,這樣的“道德”基于對他人或對自我的“不道德”,而道德又怎么能建立在這些“不道德”的基礎之上? 真正的道德從來是在“利他”中實現的“利己”、在“立人”中完成真正的“自立”,是“利己”與“利他”的和諧統一!

因此說,值得人們追捧的應該是“利他也利己”的行為,而不是“損己以利他”的行為,我們不希望看到,一個人因為見義勇為把水里的那個人救上岸,自己體力不支離開了人世。

因為最痛苦的事不是看到壞的人不講道德而是善良的人,被“道德”欺騙,被“道德”綁架,前者的苦,我們可以聲討,批判;后者的苦,只有自己憋屈地咽下。

亚洲天天做日日做天天谢日日欢